不是迷妹是真爱w (5月底与6月初的二刷(!)The Strokes 流水账)

(语无伦次,憋看)

“I wanna be forgotten, and I don't wanna be reminded.”

“I got nothing to say

Got no reason to live

But I'll fight to survive

I got nothing to hide

Wish I wasn't so shy :)

"


看演出这么多年(6年?)没有一次的演出后遗症能比上这次了。

(为了保持镇定此文的bgm为britta phillips)


在前往Capitol Theatre...

Deerhunter 4-30-2016 @Webster Hall

#超厚主观滤镜注意

按:拉弓不写,天爆不写,此生最佳现场Tortoise也不写,多场震慑人心的交响音乐会也不写(当然NYP演绎的马六和BRSO演绎的肖八真是life changing)。第一篇music repo给鹿团,因为这是个有些沉重的故事。

deja vu: 给过去的自己完成心愿。一瞬间就是四五年。


What direction should we choose?
We're lost and still confused
I walk into the sun
With you, the only one

Who understood the ways
The hours...

乱谈马勒

Ever since I first listened to Mahler's symphonies, no other music could excite me anymore. His music is one of his own kind.

听音乐会从此只认准马勒的交响乐,且越晚期的作品越药丸。基本上,马勒以外的音乐会和演出都沦为消遣级别(肖斯塔科维奇也许除外),无论他是其他人写的交响乐,还是室内乐,还是实验XX音乐,还是摇滚乐,都是消遣,都是使人愉悦/爽/逃避为目的罢了。

巴赫的天才使人心静;

爵士乐使人热爱生活,热爱都市;

靡靡之音(迷幻乐)与重型音乐使人体验智障的快感;...

我想把社会人类学课本一口气全啃下来然而。。。

头皮发麻,这次春假腾出了一整周的时间呆在纽约。然而直到周六晚才开始干和学习有关的东西。

这不是拖延症啊天哪。不是我不想学习啊啊啊。刚看人类学的课本整个人都彻底陷进去不能自拔。太热爱学习了,对于这学期的每门课简直太热爱太热爱了。然而instead of每天沉浸在阅读的喜悦中,周一到周五每天睡至少12小时,而且都不怎么自理,靠薯片和方便面活了三天(!),然后感到不大健康了于是之后两天简直全部的productivity都用来烧饭。

妈蛋就算我弃疗不学习(假设学习确实让我感到压力)我至少能去个博物馆看个电影啥的?大都会博物馆和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会员办下来就没去几次好不好!!周四一整天特么的都没踏出房...

Oh Boy! (aka A Coffee in Berlin)

在柏林的时候,不知为何会自动带入Niko Fischer. 第一天因为现金全用完,而柏林的信用卡普及度极低,ATM也用不了美国卡,于是全天都花在了觅食上(寻找可以刷卡的店)。我们只是想喝杯咖啡吃点点心啦!

最后总算找到一家,兼青旅的小咖啡馆,终于喝到了decaf Latte,三欧,总归比国内便宜 :/

之后去走柏林墙(咖啡馆就在柏林墙附近),可是为了之后几天的生存,务必需要去觅钱。于是就开始搜索所有银行的ATM,一家一家试。

信用卡用不了,现金也全没了,自然地铁票也买不起。之前在慕尼黑竟然连着两天被查票,到了柏林,票都没有买过一次,心慌慌啊。

天黑,走在大街上一家一...

2016-1-19 Elisabeth七刷 (过了一年又7天后)

柏林的剧场超小,观众很淡定,气氛自然和一年前不能比。

然而,整个剧组磨合的越来越成神了。

Roberta现在第二幕的唱腔转换。。。妈呀请收下膝盖。。。


另外可能是因为之前一段时间(包括目前)mental disorder严重,这回竟边看边分析一粒沙的精神问题。

首先死神与她的斗争有点像抑郁症病人的情形。这个家族就是精神病高发,所以遗传+性格,一粒沙绝对有严重的mental illness。死神看不起听天由命的一粒沙,偏偏喜欢脑热的海涅迷妹。最后性命悲惨的一粒沙是被刺客杀死的,可以说,她这一辈子到最后,斗抑郁症还是蛮成功的。然而"Ich gehore nur mir"...

强迫症治疗之一

首先,心理疾病很常见。其次,因为心理疾病而住院并不可怕。


这篇不怎么正经的repo里,我准备略过住院期间对前半辈子中二人生的回顾和深度病因分析,就讲讲我是怎么发现自己不对劲的以及住院的经历。


Part I:发现疾病

发现自己不对劲时已经很晚了。曾连续四周努力使生活回到正轨,然而每周都和上周一样失败。感到窒息,于是退掉一门课,自以为解决了问题。学会自己做营养的美食、去健身房、和朋友一起浪、出门看交响乐、芭蕾、话剧、详细规划自己的周末……为了一个舒适又充实的生活尝试了一切通常的方法,可是却屡屡失败。即使纽约有我爱的一切——艺术,学业,朋友——然而从来不愿正视自己的心理健康,从不去Wellness...

ELIMINATE ALL COLLEGES ON EARTH

大学已经成了怪胎孵化室、精神病人培育基地、人形机器组装车间。

一个腐败的机构,手握两张名为“文凭”和“非盈利学术机构”的免死牌,无法无天,绑架着青年,赚钱赚得真开心。

青年们竟然一个个身患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We can't afford college, but we can't afford not going to college.”

“即使生活艰辛,

我没有白度青春, 

我爱我的母校。”


一些青年,毕业后学着前辈,留在大学,成为了一条吸血虫。

手握高尚的免死牌们,吸青年们的血。

学术垃圾泛滥,真正的天才之作难被发现。

学者应该是独立于任何...


“I see the identity crisis of our societies the opportunity to go back to the arts and classical music. The aesthetic experiences with the power to shock us completely are vital.”  


- Kent Nagano, from his new book "Sonnez, merveilles!" 



(OSM官方instagram翻译。...

"This will be our reply to violence: 
to make music more intensely, 
more beautifully, 
more devotedly than ever before." 
 
- Leonard Bernstein

“假设我们考虑宇宙浩繁的布置和安排:在那无限空间里数之不清的燃烧、发光、除了照亮其他星球以外就无所事事的的恒星:而那些被照亮的星球就是苦难和不幸的上演舞台。” (叔本华)

lo目前主要作为阅读笔记+治话痨病用

Art, just like life, is a matter of killing time. - Richard Hell

文史哲坑深似海,一入此坑难翻身
无知的道路还很漫长。。。。。。。。

无论何类艺术形式,不关注成就、影响力、名气,于是 —— 万年冷坑专家

© CultHero | Powered by LOFTER